從小我有許多夢想,當時光抱持夢想本身就是非常快樂的事情。小時候大家總會寫將來我要成為總統或科學家的作文,在孩子的心裡或許光擁有夢想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稱讚的事。換句話說是贏得大人讚美的那份虛榮就能填飽肚子的程度。神不知鬼不覺長大之後,我逐漸發現我有的只是構築夢想的能力,在未實行前遇到困難便會轉頭換規劃另一美妙的未來藍圖,持續不斷的循環;年紀大了才搞清楚失去未來無限可能性,不再是少女之後,我跟十年前仍無兩樣。十年前我想到手的東西依然遙遠,夢想還無法放棄又背負不住,要怪罪家庭或環境理由早在青春期就是老梗,想要的和覺悟之間差距太大失衡天差地遠,竟然要到此田地才覺得不對勁,標準後知後覺。

身邊的朋友距離有近有遠,有人在我四周隨性散步,有人已衝的老遠,就算煩惱也已跟我不同層次。衝的很遠的朋友目標或許跟我相差不遠,各式成長背景的人都有,共通點是目標明確,腳踏實地;在認為自己是廢人的同時,領先我五百個馬頭身。現實,我們都會談到現實,只是我的現實更是束縛重重,總成為我的阻礙。我常常將自己和知足的友人相比,自欺有夢想至少會自我鞭策,事實卻是放縱生活間的一時求神拜佛。懺悔有何用?我想求誰原諒?想受誰包容後從此一勞永逸?與自我相處經常在鞭笞與蜜糖之間巡迴,功罪互抵成了一場空。

感受到龐大夢想壓力的現在,我還能甘心做個菜鳥,接受別人十年前就越過的考驗嗎?加緊腳步,更加恐懼距離如此遙遠,慢慢走又怕這輩子恐怕是達不到了。一場平均65光年的馬拉松已過了三分之一,請大家以充滿汗水的背影為我祝福,遙遙落後的我來了。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