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作事的理由了。

 

最近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日子結束了。原本是可以完結的平平穩穩,就像是朋友調職前一起吃頓送行的晚餐,然後上演朋友從火車探出頭來往月台方向喊"我到那邊再寄信給你呀!"一邊揮手的戲碼那樣,雖然不捨卻是個優雅溫馨的離別。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