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即將畢業的這一刻,回顧一下當時大學聯考完填卡的心情。

中學以來,六年沉重的課業壓力,如此枯燥乏味,
必須花大半的精力在自己完全不覺得有價值的事情上,
對於這樣的生活實在厭倦透了。
對我來說,進大學是一扇大門,充滿著自由、自尊、獨立的,
令人期待的憧憬。那時在心中對於大學生活的想像,
便是在輕鬆自由的課業環境中,選擇自己想要的各種學習體驗。
想像中的大學生活是雜亂但美麗的,我終於能對時間有充分的決定權,
可以畫自己愛畫的圖,看自己愛看的作品,隨心之所至,
只為了閱讀或創作出好作品時那瞬間的幸福。

當時無法進入第一志願台大人類學系的我,
從北部公立大學依校排名一路填到南,因為分數曖昧,
理所當然能填的都是一些冷門科系。
年輕時代堪稱憤怒少女,所以也從來沒想過要進入一個熱門科系,
跟大家人擠人,就為了未來卑微的生計。
於是我幾乎填了所有公立大學的中文、哲學、歷史系。

之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歷史系,一個看起來似乎能聽到很多故事,
其實卻要花更多時間把自己埋在書堆資料中,
如果不是真正熱愛,努力換來的很可能是茫然的可怕系。
多年來的升學制度下,
對於學業的想像就等於"無趣但是有點幫助所以不得不作的事"。
理想的狀態下,我不必花太多時間在課業上,
遇到有興趣的題材便鑽研,沒有興趣的就自己尋找有趣的事,
一切在腦中勾勒起來是如此理想。
我的成績可以是中下,只要我能夠快樂地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那就足夠了。
想一想當初對大學是這樣地期待著的,完全沒有考慮到現實面的問題,
跟現在的我想像研究所或留學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漫長的五年,還不只是四年,過去了。
其實很短暫,因為我什麼也沒留下,除了撈到一個貼心可靠的阿咪。
因為沒有強迫,照理說是很美好的日子,就在什麼都可以隨時放棄,
什麼都可以半途而廢,什麼都可以選擇不要,
包括自己不想作、想做卻懶得作、想做但現在不爽作的事情的循環中虛擲了。
尋找這條道路可以說是我大學的課題,但就在這蹉跎之下顯得如此困難。
稍微感到不順心,就會開始思考自己或許並不適合這條路,
於是尋找放棄的時間點,但又斷的不乾不淨。
雖然陸陸續續有新的課題能供投入,但結局也不過就是放棄一途。
開始認知到自己不段重複這樣的規律是在大三,
我逐漸認知到原來現實面的思考是如此必要,認為自己不需食人間煙火的孩子,
是不可能超凡入聖,擁有不必爭取就能躺著享用的特權的。
我第一次認知到,自己原來真的,只是個很普通的人類。
就跟週遭的每個人一樣,一面煩惱一面與自己的惰性戰鬥,
在不斷流血之中,找到一個突破口,然後繼續打破無止盡蛋殼的旅程。
這麼理所當然的事,原來我一直都沒搞懂。

現在我就搞懂了嗎?沒,本來起步就比別人晚,
很難要求某天一覺醒來突然大徹大悟吧。
學習用現實角度看事情的年齡還不滿五歲,
不過我現在大概知道我所需要的,不是空想,而是身體力行吧。
大三的時候終於看到了某個無法選擇也不再能掙扎的終點,
而讓如此叛逆憤怒的我好像突然認清了某個死的,但是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由分說的道理,然後度過每個垂死夢中驚坐起的時分而平靜下來之後,
好像慢慢能認清什麼樣的想法是多餘,什麼樣的害怕擔心是浪費時間。
如果到達了能夠分辨的最低限度,也差不多該要邊做邊想邊尋找了。

這次,我應該不會再走入自己的死胡同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