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台陶的口試,範圍是<<台灣陶瓷史>>全冊。

因為傷,好久沒去課堂上了,翻開老師的序言,還看不完便合上了書,
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媽啊,我到底為什麼要修這鬼東西?

無聊的要命自是不在話下了。五年來,我大部分都是這種心情。
畢業對我來說,就像是與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結合而勉強五年之下,
當然有快樂,有懷念,但太多痛苦麻木,終於,遲來的解脫。耶,離婚吧!


但我並不想否定歷史,
不只是因為我現在還在這裡,以後也永遠來自於此;
而是出於一種尊重。系上待了多年,碰上了許多熱愛歷史的老師和同學,
他們的眼中閃爍的光芒,就像是當我看到澄澈的圖畫的時候,
臉上所展現出來的表情啊。

但是有些人能懂,有些人不能。
某些事只有心中擁有鑰匙的人才能開啟它神秘媚惑的一面,
得到諸神微笑的瞬間。
我大概一輩子也不能了解陶瓷史、北亞史、戲曲史哪裡迷人,
就算它擁有100%的otaku精神也是一樣。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氣不合」吧。唸書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