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要跑畫室了。


回到家這陣子,把買來多年卻只一直看到第七集的火影忍者重頭每天看個一兩本,
目前看到第九集。果然岸本齊史真不是普通強啊。
不論是構圖、分鏡、故事張力都十分成熟,大膽之中包含了纖細,
雖然在畫女孩子方面功力有點弱,
小櫻看似有點決心但目前看來女孩子都還是花瓶,弱者居多,內心戲說服力不夠充足;
總之除了某些女孩子出現的部份是弱項之外,其餘都是強項。

於是受到刺激的我,半夜開始塗鴉。
一畫之下才發現,原來我好久不曾在畫圖的時候,腦中出現立體的影像了。

大學以來,我一直都用輕鬆的方式去畫圖。畫的飄逸又曖昧,將不明不白的部分一筆帶過。
乍看之下或許還能騙人,就像畫的很爛的少女漫畫,只有臉的部份還像個人。
但是這樣是無法讓自己的人物和故事成真的。就像宮崎駿所說,
說服別人將自己腦中的想像當成一個另一個世界真正存在的東西,需要許多寫實的元素;
我一直認為,就算那麼多人將動漫畫當成一種夢想,或是逃避現實的地方,
它真正動力的來源還是我們無法掌握的現實世界,不論是生物非生物的形體也好,
故事的構想也好,我們都能看到作者觀察現實世界的眼光。


所以我們才能將它當作是一個"真正的"幻想世界。

而我的圖,這樣下去永遠是2D,毫無存在感的紙娃娃,包括我想出來的故事,不會反映人們所體會到的現實。
它不是一面鏡子,只是自我耽溺。
十分的爛。

然後我想到,我跑畫室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畫出更有立體感,更有存在感的東西嗎?
如果別人不用跑畫室就做得到,為什麼我覺得我跑畫室就有可能做得到?
看了林迺晴的
這篇文章,我才發現我根本都還在倚賴外力,
期待一切事物,除了我自己以外,幫助我改頭換面,重新做人,一勞永逸。
不管跑不跑畫室,
這一切的重點,不是就是自己想做到幾分的決心嗎?
我,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想破除自己曖昧的部份,了解並接受自我真正的姿態,
成為一個完整的,有缺陷但可以不斷改進的普通人,不要再逃避。

像我這樣總是抱持遙遠妄想的笨蛋,必須像鳴人一樣不顧一切地加緊腳步才行。





...什麼?會這樣想的果然是真正的笨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