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包括簽名、座談加繪圖示範都衝了,我想還是得寫些感想,作為本次活動的紀錄,一方面也可以當作今後舉辦這類活動的參考?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eoncool

展  期:
 2006年11月11日~1月14日
展覽地點: 鳳甲美術館  http://www.hong-gah.org.tw/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260號5樓
指導單位:
   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教育部社教司
主辦單位: 財團法人邱再興文教基金會
共同執行: 鳳甲美術館
Gofa
頑石創意
活動贊助: Wacom
--


就展覽本身,當然,村田的圖絕對是值得來這鳥不生蛋的奇岩之小小美術館參觀。因為是社區美術館,感覺平常會來逛都是居民或是路過者(?),星期六看館長慎重的樣子大概能想像,在場大概500多人應該是自從鳳甲開館以來首次遇上的龐大人潮...美術館內展示和動線規劃都很不錯,雖然因為村田的作品大約佔了3/5,跟其他參展者比較起來有種失衡的感覺,其他人很明顯就是陪展了...說白一點,會來參觀的人大部分也都是衝著村田而來,頂多加個平凡淑芬;至於接下來的參展者,因為作品一來不多,二來功力相差太大(以投影片構成的腦袋倒是頗有趣),或許原本在別的地方看起來不錯的作品,到此處就有如同季刊s和季刊ss的差別。如果忽略其他部分,託館長的福,50元的票價十分值得。商品販賣方面,價錢都在合理的範圍,不用擔心遭到灌水。




想去看展覽的人,網誌看到這裡就可以停了。以下文字若服入會影響對展覽不公正的判斷。

 


活動方面,能夠看出夜貓的用心和熱血,在場幾十位義工忙進忙出,秩序的維持上比想像中好。第一天的簽名活動,因為參加人數根本不到四百人的關係,就算是有默默靠著友情力量順勢進到隊伍前頭的低調插隊者,還中途開始下起大雨大批人群離開隊伍到屋簷下避雨,到了10:30排隊號令一到,躲雨群眾大批湧進隊伍前頭,我們這些乖乖排隊的成了最尾列...和插隊魔人的鬧場,也不算太嚴重。進場之後,除了開幕典禮時群眾間不時舉起的照相機,和並不忠實的翻譯...大體上還維持一定程度的秩序;開幕之後,館方也準備了貴賓室供早早排隊的愛好者們休息及享用茶點,這點方面十分用心。簽名開始後,雖然有fans聚集在門口以及於畫作前休息造成出入和觀展的不便,其他也都十分ok。我想第一天除了早早到場排隊的朋友對於只拿到村田畫的幾個圈圈,和最後姍姍來遲的人卻拿到last exile完整的人物圖感到不滿之外,大家應該都還算滿足。


再來是第二天。活動控制明顯比第一天糟上很多,雖然第二天到場排隊人數不過100左右。工作人員的數量看來遠少於第一天,畢竟在第一天會比較緊張。因為第一天我8:30到場,在10:00附近還未下起雨之前數了一數,包括插隊人數,我前面就已經有200人左右;第二天當然不敢掉以輕心,上午5:30天還未亮,就對家人以慢跑的名義出門迎戰。到時大約6:10,第四名,不過直到領到號碼排中間被友情魔人插隊,領到了7號。

9點之後人潮停了一陣子,近十點時人潮又開始湧入快50人。後來11點左右有個後段的女孩子來隊伍前排和工作人員抗議,我是很感謝夜貓那邊公佈不能漏夜排隊的消息,否則可能得打算兩三天前就紮營此地;但是說11:00之前排隊隊伍都不算數,這點在第一天就應該要再重申一遍...不然我們這些參加過幾次排隊不敢晚到的人起不尷尬?再說,時間到再參與排隊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看看ff1就知道,當天的排隊暴動可是十分驚人的,每個人目標一致的努力擠進也擠掉他人,如果第一天的300多人也上演此類事件,要來的就是救護車而不是村田了。後來工作人員採取妥協的態度,讓所有人都進場,不過50名以外的人必須站著這點處理方式,應該也讓大家都能夠接受吧。

座談活動正式開始,我們一一就座。座位前兩排是所謂的貴賓席,坐了一些記者、wacom公司人員或意味不明人士。這前兩排貴賓從頭到尾都讓人十分不爽,當然就我們第三排來說已經是非常前面了,但貴賓們在座談進行一半時入場是怎樣,還有大家都不能拍照錄音時,貴賓閃光燈開著猛拍猛錄音,果然做fans都不值錢。還有我必須說座談主持人主持功力不及格,從頭到尾是十分中規中矩沒錯,但是問的問題有部分非常無聊,且問題之間的關聯性不足,感覺像是把平凡淑芬和村田被抓到講台上進行口試...村田本來話就不多,跟平凡淑芬也算不上熟,整場幾乎都靠著平凡對問題驚人的聯想力支撐。到這裡,中間冷場的地方太多,大家都已經開始想睡;繪圖示範雖說是一天的重頭戲,看到wacom最頂級的cintiq的確讓人精神一振,但撐到此卻再也忍不住跟周公幽會去了。

不要說前排我們這群早起或根本沒睡的人,後面的人也因為看不太清楚而東倒西歪,當然繪圖重點部份和問答時候應該是清醒的,但是在有人問了"請問村田老師這張圖畫好了可以在哪邊抓到"之類的問題,和主持人誤會問題而做了錯誤的重複,還有翻譯漏翻問題時,卻更覺無力...當然問答也有精采的部分,至少得知村田只用photoshop繪圖,和司淳原來是他的高中學弟,兩人常交換畫作。睡的最爽的時候,還是在村田老師調整他用不習慣的photoshop英文版時段,有問題的時刻拖的實在太長,可能是因為主辦單位並沒有日文版在手,村田又極有耐心慢慢雕刻,顏色上到一半,我已經覺得可以回家了。看到村田親手畫圖的感動,已經被睡意和無奈蓋過一半,當時台下fans的表情一定都很呆滯。繪圖示範結束,又呆座了十分鐘等待最後領有號碼排的人員抽獎時間。保護袋就算了,最後繪圖板的號碼得主就是學弟旁那兩位先跑的女生!哈哈~一定是因為受不了了吧(學弟事後說應該要跟她們要到號碼牌再說),正當我嘲笑著時,我隔壁那個八號就抽中了...更,這就是命運與現實的殘酷啊,哼(冷笑)。總之活動結束,已經將近六點,夜幕低垂,看著陽台遠處的燈火,心裡想著我竟在這裡從天黑待到天亮,又從天亮待到天黑。莫非我是真的老了嗎?


因為知道大家都是義工,一點薪水也沒領,連美術館的美術系工讀生都不如;憑著一股熱血就撐了一整天已經很了不起,所以實在無法要求什麼。可是就是因為這樣才覺得無奈。我們光是享受沒有付出,花這一點錢就能參加這些活動應該是要感激涕零的,為什麼,為什麼覺得如此的冷感?因為他們都不夠世故,做出的活動才是大學系會程度?我不懂。因為沒有付出不能要求是吧。

 

好吧,最後提出幾點意見。

1.希望之後的簽名採用抽籤方式。

排隊簽名造成多大的管理不便已經毋庸置疑,沒參加過國際書展或漫博也見視過漫迷為了擠進那一兩百個名額,跟插隊者吵翻天的情況。這次插隊的情況跟以往比較起來已經不太嚴重,但是基於人性和民眾素質,插隊實在無法避免。與其早早來排隊或是晚來跟大家搶破頭,不如一開始就以抽籤論定誰有資格。如果怕有人會拍賣簽名資格,也可以採用之前青文的做法,先填寫好個人資料寄出,最後以身分證件領取號碼牌。

這是一個無情的方式,也是最不會犯規的方式。

2.另外,簽名的時候最好統一備上自己名字。

因為這次活動並沒有採用這個方法,不論是簽在畫冊或是簽名板上,變賣的機率都相當高。想一想有簽名的畫冊,多好賣啊!還有最後那十五位,哇賽,連last exile的完整人物都有了耶,一張簽名版可以叫賣到多少錢?五千?三萬?有人出錢買就有人買。為了避免這種情形,台灣角川之前森薰場也採用了這個方法,每個人寫上自己的暱稱、id或本名,不要太過誇張像all fans之類的都可以,避免以簽名會達到營利目的。

3.如果不能照相和吃東西,請在會場內貼滿警告標語。

我越寫越覺得這次的活動其實是基於人性本善的道理舉辦的,喔,我真慚愧我沒那麼善良,可惜大部分的人也是。就第一天來說,開幕我和朋友就阻止了兩個人舉起他們的相機對著村田連拍,其他場外到底有多少人閃光燈猛亮狂拍?工作人員竟然都沒阻止!當時我和拍照先生的對話是這樣的。

"先生,這裡不能拍照喔。"
"可是前面也有人在拍啊。"
"那邊我管不到,沒有辦法。"
"那我是不是要到你管不到的地方啊。"
"...你可以離我遠一點。"

其實還好,最後他還是不敢在我身邊拿起相機,大會就宣布不能拍照了。算是個還頗不錯的人。

簽名開始之後,大會每隔十分鐘重複一次不要淤積在門口畫作前和不要在場內照相和吃東西,何必那麼累?貼滿標語會減少很多人明目張膽的做,以我勸阻的例子來看,還是會有用的。

4.請對簽名的條件下達一定的標準。
之前官網便有宣布,不能簽在模型上,不能拍照,不能要求村田老師畫圖。這些規定,有些人有看,有些人沒看,有些人視若無睹。簽名中間有位仁兄帶著他裝著兩套村田食玩的轉蛋展示盒讓村田簽在上面,還要求村田合了照。村田說ok,我看了傻眼,哇,現在是怎樣。當然到最後那15名,我不在場狀況我不清楚,但如果是村田自己畫爽,那的確是運氣。插隊魔人一番大吵大鬧之後牌不情不願到了最尾列,拿到了那15份中的一份。

 

大概就是這樣吧。很感謝村田老師,為我畫了可愛的q版精靈女孩。還有,這次活動我很理智,只花了200多元買了futurecod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