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開始迷幻思考了(請允許我用這個詞。或許稱作迷走思考更為恰當):
無視於現實的客觀狀態,封閉自我精神不接受外在訊息,用絕對情緒去「想像」人與人之間、事物的規則。不過想像畢竟只是想像,跟現實八竿子打不著,只要沒發生重大事件足以推翻成見,大概就會一直繼續下去的思慮模式。(摘自阿萱大辭典)

讓我們趁阿萱進行例行發呆時,擷取一段腦內電波來觀察:「人的形象random,是由跟不同人相處呈現出的不同樣子來決定。跟A相處的我顯然很病;跟B相處的我卻愉快勝任成熟的保護者。為了了解真正的我到底是什麼樣子,必須接觸不同人才得以拼湊起來。」雖然腦內maker測不出來,平常一天平均18小時,腦袋大概就裝像這樣模擬兩可似是而非的東西。沒有任何建設性的思考。


對於藝術家或創作者來說,很多隻天馬行空亂竄可以透過作品提供讀者異質而有趣的世界解讀法,但我壓根沒在創作 ←痛處
身處變化多端、只需客觀實事求是以便快速解決問題的金融市場最前線,這樣的妄想真是再糟糕不過了。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改掉佔我20年生命的自動慣性思考,天馬跑太遠常常失蹤。這樣的無用思考不能當飯吃、無法解決問題、沒有討論的意義。


結論是,自叛逆思春期以來過了七八年,我還是很病。如果必須切割現實與自我小世界到這般田地,真的也是挺悽慘的。我需要多一點容易辨識的正面能量,一湯匙的包容 + 期望者的永不放棄(適量),讓我再次離開這充滿慢性致命毒素,安心舒適的病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