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拉斯維加斯。

高峰結束了。支持我的朋友很抱歉,我失敗了。雖然沒拿到拉斯維加斯的門票,至少抬腳稍微高過過全年度的競賽門檻沒被絆倒,接下來就看下半年度到11月的表現如何,決定我是不是會出現在布拉格了。

好了,喪氣話說完。發現入南山一年多,從來沒寫過工作方面相關的文章。不順遂是一點,想當然耳在競爭激烈的金融服務業再加上經濟不景氣,一個又懶又笨見客戶都會皮皮挫的傢伙怎麼可能過的太爽,不然一堆朋友在職場都被公司壓榨假的啊。不太想提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一直到前陣子想法都還有不通的地方,畢竟這份工作在社會上的一般觀感很差,地位大概就比小偷強盜高一點,我身邊會口出惡言抱持成見的朋友還算少,真的遇到沒禮貌就是要訕笑輕蔑你,只差沒在你臉上吐口水鞋子裡放圖釘然後笑笑說「抱歉唷,我不小心的」的傢伙,我只能在心裡想,對,雖然老娘不偷不搶還認真工作,只要做保險就是我賤,出門就是要跟客戶畫大餅練話術到處設陷阱詐騙別人。另外一部份的朋友受到親戚朋友的負面觀感影響,開口閉口就是拉保險,我在這裡鄭重宣布,保險不是用拉的好嗎,又不是拔河。要把談判當作一種攻防戰是可行的,前提是雙方都站在平等的立場去謀求最大公約數,達到共識。


這個月花了很多時間在增員上,也遇到一些瓶頸,讓我重新思考身在在門外不敢、或覺得沒有必要踏進半步的朋友的想法和已經在門內的我到底有什麼不同。價值觀經過多次重新翻轉整合,讓我對自己的事業觀有新的詮釋,這都要感謝朋友與我討論過程中不同觀點的磨合。當初進來的我想法很單純,真正麻煩的是進來後因為還未準備好成為一名社會人該有的自覺,我吃了很多苦頭,也給公司的主管們添了很多麻煩。

目前我觀察到的關鍵點是,每次的挫折都讓抱著頭喊著絕望的我湧現一股不服輸的求生意志。就像18歲脖子掛在門把上準備離開人間煉獄的我一樣,流下的眼淚代表的不是訣別,而是不甘就此消逝的念頭。保險業就像梁山泊,只有天生反骨的人才適合進來,誰管你三教九流有能力沒能力,只要你不信邪,有人說你不適合你非得要試試看闖出一番名堂,你就很適合這裡,就這麼簡單。


關於增員的問題,我問了另一個稍晚進公司的朋友小善,他說決定要做業務的時候他這麼告訴自己:(擅自把往致內容貼過來囉)



[心情]小語 不要問自己能不能 而是要問自己肯不肯


這是自己想出來拿來勉勵自己的話

面對事情時

有時候總是"阿~~我不行啦""無理啦~~~""辦不到啦..."等等的喪氣話

恩....是真的不行嗎?還是那只是不肯的理由呢

曾經有朋友這麼勉勵過"只有超越極限,你才會知道哪裡是極限"

就算真的不行,辦不到...

這種話還是等你先做過了再說吧.


很簡單,但是很有力量。重點根本不在於你要不要做保險甚至做業務,這種想法都是應該常存心中,才有機會網理想之路邁進的吧?明明什麼都不懂就覺得自己老了,沒力了,只想求個苟安,遇到你們我也覺得很沒力啊。


祈禱以後加入阿萱戰隊的同伴們也都能抱持這樣的想法,讓我們一起去試著創造奇蹟一起走下去。想要抱怨自己薪水太低,公司主管和同事如何討厭難以相處取悅,如果這輩子你還想收入翻身,尋得優質工作,擴大視野,要先從人生觀開始改起吧。這些話我也送給一事無成的自己。我們都要往前進,而不是一身破爛的聚在一起取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