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次體驗身為砧板上的豬肉後,今天下午去又去動了第二次的手術。
(可以這樣死了又死死了又死的嗎?)
畢竟這種事還是不太會習慣的啊...囧  雖然上次是對戰臉上第二大頭目,
這次只是兩個小咖,而且做過一次之後知道開刀的步驟
是比上次要不緊張很多。

上次的情形是在進開刀房之前完全不害怕,一上手術台就沒種了;
緊接著醫師在疤痕上愉快的塗鴉作記號後,就是多針LOCAL麻醉攻擊,
針針難忘...有夠痛。雖然開刀畢竟有麻醉是沒痛覺的,
不過第一次體驗到臉上被又切又燒又戳又拉的感覺,
聞著自己的肉燒焦的味道,瞬間有死亡離我這麼近(大概三公分)的錯覺。
之後因為疤痕很大塊,
將圓形大洞縫合成一條長長的疤痕用掉不少密密麻麻的線和時間,
縫到最後兩三針不知道是麻醉快退了還是超出麻醉範圍,
隱約可以感覺到針刺在肉上的觸感,算是個珍貴的體驗。

這次的話,在打第一次麻醉醫師叫我深呼吸的時候是感嘆了一下。
果然插得可是既深又持久(羞)。
不過之後的切除止血縫合就在和諧的氣氛下放鬆了,直到第二次打麻醉,
我才知道原來不深呼吸比較不痛...囧  
不然好像用臉部肌肉夾緊那根針來刺痛自己的感覺
還好手術過程都很順利,手術完後醫生叫我嘟嘴給他看,
我本來以為他在耍我,後來才知道是要確認顏面神經有沒有傷到,
我誤會了。

順利結束後,醫師問我還要不要拿止痛藥,我想想上次好像也不怎麼痛,
就沒拿了。結果痛到現在  囧  ,
不過大概比不上全盛期的第一天經痛,還有之前拔智齒完的傷口那麼銷魂。


希望明天會好一點,這樣我就可以放心看搞笑漫畫了。

    全站熱搜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