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作事的理由了。

 

最近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日子結束了。原本是可以完結的平平穩穩,就像是朋友調職前一起吃頓送行的晚餐,然後上演朋友從火車探出頭來往月台方向喊"我到那邊再寄信給你呀!"一邊揮手的戲碼那樣,雖然不捨卻是個優雅溫馨的離別。


但我畢竟是不行的。抱持著溫情,期盼對方在那個我看不到的遠方生活能上軌道,一切順利...然後生活圈離我越來越遠,逐漸到達我無法理解的地方,這樣的寬宏大量我做不到。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朋友明明嘴上說要調職卻遲遲排徊不走,我也會覺得很煩。回想過去每個離別,我哪一次不是搞到最後從朋友變成陌生人?只因為無法忍受逐漸聚少離多的日子,所以乾脆以毀滅作為終結。如果自此無法再前進,就退回原點把所有能再通行的橋全斬斷吧。最機車的是,我通常無法下定決心什麼時候斷,所以幾乎都是看何時會激怒對方不得不烙下到此為止的狠話。


J說我是個極端的人,不過阿咪對我說"如果真的認為自己是這種人,就會真的成為這樣的人唷。"我不想成為這樣的人,真的不想。我知道有更好的方式,以我目前的成熟度做到或許有些掙扎極需忍耐之處。或許這次也已經太晚。不過為了告訴自己"我並不是從20歲到現在毫無長進的唷",我想下次,如果還有機會,我會好好去做。做一個安分待在月台,輕輕揮手,帶著笑容,被離別與離別者的角色。再見,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sshame 的頭像
massshame

錯亂萱的日々

masssha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